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 » 人物

山东首富住进ICU,他生产了90%的苹果手机壳,给员工造5万幢房子

2019年05月17日4050电商在线

昨日下午,一则关于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魏桥集团)创始人张士平辞世消息的微博截屏迅速传播。

事件发酵到晚间,魏桥集团董事长、张士平儿子张波发布朋友圈称,“感谢朋友们的关心,老人目前安好”。但有媒体记者从多位医院工作人员处确认,张士平目前在邹平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治疗,入院时间为5月14日。

魏桥集团和张士平家族多年来非常低调。但实际上,在2017年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上,魏桥集团名列第三,仅次于华为、苏宁。《2018胡润百富榜》显示,张士平家族财富达650亿元,排在榜单第26位,此前也长期位列山东首富。

魏桥集团同时掌管着纺织业的魏桥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和铝业的中国宏桥集团有限公司两大“企业帝国”,这两家公司分别在不同时期成为了各自行业内全球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且都已在香港上市。

魏桥集团供应了全球90%苹果手机壳的所需铝材,生产的牛仔布更是遍布全球,而它的创始人张士平,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初中毕业、不用电脑、也没有微信。

推车工一手建起世界最大棉纺织企业

1946年出生的张士平,今年72岁。

初中毕业后,张士平进入了山东魏桥镇的一家小油棉厂,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工人。当过推车工、扛棉工、厂消防队长。1981年,张士平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他作为厂长接管了当时处于半停工状态的邹平第五油棉厂,并于当年实现扭亏为盈。

1989年,他筹集1000多万元,建成了1.6万纱锭的纺纱厂,又筹资6000万元建成3万多枚纱锭的棉纺厂和336台织机的织布厂。1994年,张士平创建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并任厂长,魏桥由此诞生。

90年代中期,国家下达了“限产压锭”的政策,前后合计的压锭数量约为1000万锭,棉纺业的形势由此一落千丈。这也导致老牌棉纺企业济南国棉一厂、二厂相继倒闭。

在危机之中,张士平却发现了难得的机遇。他注意到,国家规定的压缩纱锭的范围:一是国有企业,二是设备属于解放前的进口设备,以及上世纪50年代生产的老设备。魏桥则不同,一是当时属于集体企业,二是采用的上世纪80年代的新设备,均不在限产压锭的范围内。

1998年,张士平借此机遇大规模收购风雨飘摇的老牌棉纺织企业,就连彼时滨州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滨州一棉”也被他收入旗下。同一年,魏桥棉纺织厂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由此拉开了“快速扩张”之路,陆续在邹平、滨州、魏桥镇、威海等地大规模建设生产基地。

1997-2003年,魏桥出口年均增长71.5%。到2004年,魏桥集团的销售收入已达231.25亿元。拥有八个生产基地,一举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棉纺织企业。

延伸产业,涉足电力和铝业

随着魏桥纺织不断扩张,企业每年的用电成本有增无减,并且彼时国家电网经常拉闸限电,一次就会让企业蒙受几十万元的损失,张士平开始通过建设自备电厂缓解这一问题。

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但短短三天后,张士平就接到了淄博电网要求其自备

电厂从大电网中解列的通知。魏桥集团自此走上孤网运行自备电厂之路。

随着棉纺织业用电需求不断增加,张士平也在不断扩大自备电厂的规模,总装机容量一度扩大至将近400万千瓦。在满足自身需求的基础上,低廉的电价甚至吸引了周边其它城镇的企业到魏桥买电。张士平萌生了利用发电优势向其他产业进军的想法。

2001年,以高耗能著称的铝业开始进入他的视野。从2005年进军氧化铝领域,到2011年生产高精铝板带箔,再到2014年布局上游铝矿,张士平不断拓展铝产业链,并最终形成了纺织与铝电齐头并进、互补互利的产业布局。

2015年,魏桥集团超过了铝业巨头俄罗斯联合铝业公司,坐上全球铝业的头把交椅,曾经的“世界棉王”张士平又被冠以“世界铝王”的光环。这一年,魏桥集团的总收入达到3332亿元人民币。上一年被南山集团宋作文挤下榜首的张士平家族强势回归,以767.5亿元的财富第四次登上“山东首富”的宝座。

为员工建5万套房子,接班人遭遇环保危机

而张士平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除了拥有敏锐的商业眼光之外,与他善待员工也有很大关系。为了解决员工的住房问题,张士平修建了760万平米,约5万幢自建房,并且以不到2000元的极低价格卖给员工。为此,张士平其实亏了200多亿。

如今的魏桥集团,不仅为员工提供低价房,还自建了医院、幼儿园等公共设施,提供给员工使用。

张士平似乎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早有预感。2018年9月26日,魏桥创业集团完成了一次工商注册变更,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董事以及法定代表人张士平,变更为张波担任。作为张士平唯一的儿子,张波早期便被“内定”为魏桥创业集团的接班人,而张士平的两个女儿张红霞、张艳红也早已在集团管理层挑起大梁。

然而,接班人近年来在经济发展方式变革,环保风暴持续高压的大背景下,以纺织业、铝业为主业的魏桥集团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其中最大的危机便在于张波曾经执掌的铝电板块。

环保督查结果显示,2013年以来,魏桥集团违规建成45台机组,总装机容量1689.5万千瓦,滨州市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对此,山东省整改方案要求,魏桥集团违规建设的12台机组,在建的一律停建;建成未投运的一律不得投运;投运的一律停止运行。

2017年9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土资源部、环保部、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对魏桥集团进行抽查验收,核定魏桥集团关停电解铝产能269.2万吨(其中违规产能268万吨,多关停1.2万吨)。

让魏桥集团雪上加霜的是,2017年3月,中国宏桥遭遇国外机构沽空,股价遭遇暴跌。期间,魏桥集团还向中国有色金融工业协会求援,将沽空归结于自身的壮大触及了美铝和力拓的商业利益,做空实为绞杀魏桥集团在香港的两家上市公司——中国宏桥和魏桥纺织。在停牌近8个月后,魏桥发布了详细的澄清公告并复牌。

作为滨州当地的支柱企业,魏桥集团的一举一动也直接关系到当地经济的发展。不知张士平的接班人,是否能够继承了其危机中求发展的智慧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