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互联网

“破产”风波中的ofo总部:用户上门讨债 员工称“明天正常上班”

ofo办公场地互联网金融中心楼前几乎没有小黄车,摆满了滴滴单车。

小黄车遍布大街小巷的场景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

已经记不清这是ofo第几次传出破产消息了。

4月2日晚下午,新京报报道称,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现,ofo运营主体之一拜克洛科技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申请人为聂艳,公告日期为3月25日,由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代理。

报道发出后不久,ofo一如既往地否认了破产消息,称“新闻严重失实”,并表示目前运营一切正常,相关债务和诉讼或者协调当中。

“已经发公告回应了,明早正常上班。”昨天晚上8点多,看到公司有生人进来,ofo员工“敏锐”意识到,这是记者。铅笔道记者在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5层的ofo总部看到,大厅一侧放着一张红色褥子。一位员工回应,那是下午做“展示”用的,也有员工在话语间透露,是讨要押金的用户的物品。

大厅内的红色褥子上,凌乱散落着印有用户向其“要债”字样的A4纸,上面写着“ofo老板戴威欠债还钱”。ofo从崛起到陨落,曾带动一个产业链的繁荣,彻底走入低潮的ofo无力还款,供应商无论是声嘶力竭的讨要,还是默默承受,最终只能和用户一起等。

文 | 铅笔道记者 长耳大野兔

用户、供应商上门“讨债”

与以往不同,ofo首次出现在全国破产信息网的消息引起外界重视。

昨日下午,新京报报道,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申请人”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

消息爆出1小时左右,ofo不出意外的否认了,回应语气相对于先前强硬了不少。“今日有关ofo破产的新闻严重失实。ofo目前运营一切正常,有关债务也在诉讼或者协商当中。不实新闻严重危害ofo经营,ofo已向相关部门提交证据,并将保留诉讼的权利。”

ofo回应原文

ofo回应原文

为查证事实,铅笔道前往ofo总部所在的互联网金融中心5楼。

看到电梯有生人出现,门内大厅站着的保安瞬间警觉起来。玻璃门还在缓缓滑开,保安从按下开门按钮的一刻,就在不停地追问“不速之客”的身份,一边厉声询问来意,一边拍摄来访者照片。

门前1米处叠加地放着几张红色的褥子,除了一个环保袋质感的拉链包,三四张印有“ofo老板戴威欠债还钱”类似字样的A4打印纸凌乱的扔在上面。员工一开始解释,褥子是下午做展览用的。谈话间隙,另一位员工透露,似乎是要押金用户的物品,“走的时候没带”。

北京春天的晚上温度还是很低,与“破产”如影随影的ofo看起来总像是打了一层霜。与一位工作人员交谈时,对方表示,公司之前有两个部门不能盈利,现在已经实现盈利了。乐观的语气下,ofo当前的境遇似乎是一种错觉。

“已经公告澄清了,明天照常上班,”ofo员工对铅笔道表示。搬迁到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室内装修还是和在理想大厦一样,设计感十足。标志性的黄色系的风格,楼梯拐角摆放着Hello Kitty的公仔,员工一出办公室就能看到。

即使已经境遇如此,ofo公司的装潢依旧很考究。大厅摆放着一张浅色环形沙发,前述员工称“这是公司定制的”。沙发上方的吊灯使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五六个自行车轱辘去掉中间辐条,连起来挂上去,每个轱辘中间挂着一个钨丝灯泡。光源向四周发散,没有开别的灯,但依然很明亮。

连传噩耗,迷途的ofo

昨晚,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厦门前清一色的“滴滴单车”,似乎在宣告着属于ofo的时代已然结束了。

虽然快速回应了破产的消息,但用户退押金难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铅笔道记者重新打开ofo的APP,退款人数现在已经排到15684437位。工作人员告诉铅笔道,“用户只能排队,不能一下子全退的,都是公司决定。”

除了用户,还有供应商难题。2018年12月25日,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向法院提交《撤回执行申请》,文中表示,凤凰自行车与ofo已经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尚未履行的货款支付分期履行。

ofo不是第一次被告上法庭了。2019年1月1日,顺丰物流起诉ofo,并对媒体回应,对于ofo的催收行为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款项收款流程,在多次催款无效后,才依法提起诉讼。

并非每家供应商都采取强硬手段催促ofo还款。2019年1月,铅笔道曾联系到为ofo提供人才咨询服务的供应商,其被ofo拖欠款项约40万元。

那次的采访中,对方并不想聊这件事,“我们还是等ofo缓过劲来再去解决这件事情吧!这个时间段也不好把这些东西(与ofo合作情况)再讲出来”。

他和ofo间的合作开始于2017年。“我们在2017年或者说包括2018年,前期的合作还是相当顺利的。顺利的时候,你享受发展带来的成果,现在他们遇到危机,理应和他们一起去扛一些事情,而不是非要强制执行(强行追讨款项)”。

那日,他在电话中强调,“我愿意等”。ofo能否满血回归,或者一蹶不振,还是个未知数。那位供应商说,即便ofo最后真的没有缓过来,那他也认了。

背负着用户和供应商欠款的ofo时不时传出不好的消息。2018年12月,戴威曾对外表明,公司存在巨大的现金流问题,曾考虑过申请破产。

今年1月17日,ofo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变动,ofo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公司方面对新京报回应称,系子公司正常调整。

随后,《财经》杂志报道,上述ofo两名联合创始人已有多日未现身公司,2019年1月初,薛鼎退出了ofo总经理办公室的钉钉群。那时,ofo数位老员工陆续辞职。

这家网红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在被外界关注。互联网金融中心大厦的每个保安都很熟悉5楼的ofo,昨晚,一位保安对记者说,“前段时间来的人多,最近都没什么人来了。 ”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红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