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沸点 » 国际

日本研究团队称:HPV疫苗可能导致小鼠脑损伤,同行要求撤稿

2016年12月30日9590澎湃新闻

一项日本研究团队的研究搅动了人类乳头瘤病毒(HPV)疫苗的池水。但很快,在论文发表后的一个月多,这项研究因被认为在实验设计上不合理,遭到同行批评。

日本中止“主动推荐”后,HPV疫苗接种率断崖式下降。 来源:《科学》杂志

11月11日,日本东京医科大学医学部教授Toshihiro Nakajima在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发表论文。在论文中,Nakajima表示,在小鼠身上注射HPV疫苗和百日咳毒素之后,小鼠出现了明显的行动不便、脑损伤等问题。之所以注射百日咳毒素是为了让HPV疫苗能渗透进血-脑屏障,到达中枢神经系统。

12月21日,《科学》杂志报道称,有两个研究团队已经致信《科学报告》,呼吁撤回该论文。在一份来自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HPV预防控制委员会20位成员的联名信中,他们指出,Nakajima的研究在小鼠身上使用的剂量为人类疫苗接种剂量的1000倍,并通过注射百日咳毒素来渗透血-脑屏障,这在剂量和机制上都不符合人体的实际情况。而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病毒学家David Hawkes和同事指出,该论文在实验偏差、实验数据和结论的一致性上缺少明确的方法和严格的控制。

“这是一篇完全无意义的论文,浪费了小鼠的宝贵生命。”美国芭芭拉.安卡马纳司癌症中心外科肿瘤学家David Gorski在博客中如是评价。

对此,Nakajima的回应是“我们的原稿在经过审稿人严格的科学评审后,才得以正式发表。”至于1000倍高剂量的质疑,Nakajima表示:“这是(我们在这项研究上)第一篇论文,剂量问题会成为将来研究中的一个因素”。目前,他们正在准备一篇针对批评者的详细回应。

在回复《科学》杂志的邮件问询时,《科学报告》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期刊正在仔细调查,会采取恰当措施。

而更令部分科学家担心的是,这项研究结果为HPV疫苗的副作用之争加了一把火,增加反对HPV疫苗一方的票数。

高危型HPV病毒感染是宫颈癌的致病源。宫颈癌已经成为妇女的一大杀手。据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发布的《子宫颈癌综合防治基本实践指南(第二版)》统计,全球每年有超过27万人死于宫颈癌,其中高达85%的死亡病例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HPV疫苗被认为是目前预防宫颈癌的最有效的方式。从2006年被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批准上市以来,HPV疫苗已经在超过120个国家被允许使用。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HPV疫苗用于宫颈癌的一级预防。通用的HPV疫苗有二价、四价、九价,对应覆盖不同范围的HPV病毒,分两次或三次接种,适龄年龄一般认为是9岁至26岁。

但另一方面,在一些国家,女性在接种HPV疫苗后出现了一些副作用,比如慢性疲劳综合征,催生了反对HPV疫苗的群体。

关于HPV疫苗持有不同态度的两方争议持续存在,Nakajima的这篇论文被支持HPV疫苗的科学家认为是“伪科学”,会给HPV疫苗的推广带来不利影响,可能削减人们对HPV疫苗的信心。

事实上,HPV疫苗接种率的下降似乎成为一种趋势。在丹麦,在2000年出生的女孩超过90%接种了至少一次剂量的HPV疫苗,但近年来,这个比例正在逐年降低。在冰岛,2015年和2016年的接种率也在下降。

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在伦敦大学卫生暨热带医学院负责疫苗信心项目的Heidi Larson对此表示了担忧,并认为应该对这个趋势加以警觉。“在卫生基础设施不健全的发展中国家,HPV疫苗可能是妇女预防宫颈癌的唯一希望。”Larson对《科学》杂志说。

日本中止“主动推荐”后,HPV疫苗接种率断崖式下降

日本或许可以称得上对HPV疫苗副作用争议最为明显的国家。

2009年,第一款HPV疫苗在日本得到批准;2013年,日本政府将HPV疫苗纳入推荐列表,并免费提供疫苗接种服务。据2015年发表在《柳叶刀》期刊的统计数据,1994年至1999年出生的日本女孩在此期间的HPV疫苗接种率很高,其中1994年至1998年出生的女孩完成三次接种的比例都高达70%。

2013年春天成为一个转折点,日本NHK等媒体报道,30多位日本女性在接种HPV疫苗后出现浑身疼痛、行走困难、注意力难以集中等副作用。出现此类不良反应后,当年6月,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厚生劳动省决定中止对HPV疫苗的“主动推荐”,进行相关调查和评估。

在2014年1月,日本政府公布了调查结果,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接种HPV疫苗与上述身体反应之间有因果关系。副作用也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在展开调查后,欧洲药品管理局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不约而同地和日本厚生劳动省有着类似的结论。

后续的流行病学研究结果表明,上述的身体反应在接种了和没有接种HPV疫苗的女孩身上,有着相同的概率。

尽管如此,目前,HPV疫苗尚未重返日本政府的“主动推荐”名单,仍在评估中。现在,在被告知接种HPV疫苗的利弊后,日本女性自由选择是否接种,接种费用仍由政府承担。

退出“主动推荐”的风波后,统计数据清晰地回答了,日本女性对HPV疫苗的自由选择更倾向于支持还是怀疑。2000年出生的女性赶在日本取消对HPV疫苗的“主动推荐”之后,她们中的一次接种率跌至10%以下,呈断崖式下降。

台湾地区拟推公费接种,明年中国大陆预计上市HPV疫苗

据中国台湾《联合报》12月25日报道,中国台湾“国健署”正拟定扩大中国台湾地区的HPV疫苗(二价和四价)公费接种,初步将接种对象定为国一(初中一年级)女生,预计每年将覆盖12万人,预算金额为2.5亿新台币。

关于HPV疫苗不良反应,在接受《联合报》采访时,医生周宏学说,中国台湾地区已经累计接种100万剂HPV疫苗,“目前不良反应通报有发烧、局部肌肉疼痛等,多属接种完后正常副作用或集体接种晕针导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